Sunday Dec 05, 2021

含可待因的感冒药为什么会被列为儿童禁药?

如何看待含可待因感冒药被列为儿童禁用药物?

这是继2017 年 1 月 4 日发布修改含可待因药品说明书公告一年半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连续第二次修改含可待因药品的使用说明书。

两次公告有所不同的是,2017年针对的是所有含可待因的药品,这一次针对的仅是含可待因的感冒药。而且,修订的项目也存在明显不同。

2017年CFDA修订含可待因药品说明书的内容

2017 年 1 月 4 日CFDA发布公告对含可待因药品【不良反应】、【禁忌】、【儿童用药】、【孕妇及哺乳期妇女用药】等项进行修订。

具体修订要求为:

一、【禁忌症】增加以下内容:「12 岁以下儿童禁用;哺乳期妇女禁用;已知为 CYP2D6 超快代谢者禁用」。

二、【不良反应】增加「唿吸抑制」的不良反应。

三、【儿童用药】项下,应註明「12 岁以下儿童禁用本品。对于患有慢性唿吸系统疾病的 12—18 岁儿童和青少年不宜使用本品。」

另外,对于用于镇痛的含可待因药品,在【儿童用药】项下再增加「本品仅用于急性(短暂的)中度疼痛的治疗,且只有当疼痛不能经其他非甾体抗炎药(如对乙醯氨基酚或布洛芬)缓解时才可使用。」

四、【孕妇及哺乳期妇女用药】项下,应註明「哺乳妇女禁用」,并增加以下内容: 「哺乳期母亲使用可待因可分泌至乳汁。在可待因代谢正常(CYP2D6

活性正常)的母亲中,分泌至乳汁中的可待因量很少并呈剂量依赖性。但如果母亲为可待因超快代谢者,可能出现药物过量的症状,如极度嗜睡、意识混乱或唿吸变浅。母亲乳汁中的吗啡浓度也会升高,并可导致乳儿中产生危及生命或致死性不良反应」。

五、【注意事项】项下,应增加以下内容:

(一)「禁用于已知为 CYP2D6

超快代谢者。可待因超快代谢患者存在遗传变异,与其他人相比,这类患者能够更快、更完全地将可待因转化为吗啡。血液中高于正常浓度的吗啡可能产生危及生命或致死性唿吸抑制,有的患者会出现药物过量的体征,如极度嗜睡、意识混乱或唿吸变浅,目前有与可待因超快代谢为吗啡相关的死亡不良事件报导。在扁桃体切除术和 / 或腺样体切除术后接受可待因治疗,存在使用可待因在 CYP2D6

超快代谢的儿童中发生过唿吸抑制和死亡的证据」。

(二)请将本品放在儿童不能接触的地方。

(三)服药期间不得驾驶机、车、船、从事高空作业、机械作业及操作精密仪器。

六、【药物过量】项下,应註明「长期使用可引起依赖性」「超大剂量可导致死亡」。

划重点:

1. 12岁以下儿童禁用所有含可待因药品。

2. 哺乳期妇女禁用所有含可待因药品。

2. 主要原因是该药在体内转化成吗啡起作用,过量可以导致严重乃至致死性唿吸抑制。

2018年CFDA修订含可待因感冒药说明书的内容

本次有关含可待因感冒药药品说明书修订内容相对简单:

一、【禁忌症】中相关内容修订为「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禁用」。

二、【儿童用药】中相关内容修订为「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禁用本品」。

划重点:

1. 仅涉及含可待因的感冒药。

2. 将禁忌症和儿童用药禁忌范围进一步扩展到18岁以下。

也就是说,12岁以下儿童禁用一切含可待因的药品,18岁以下禁用一切含可待因的感冒药。

一个需要澄清的问题

但是,本次修订有一个问题,就是公告及其附件并没有明确指明「含可待因的感冒药」具体包括哪些药品。

我们知道,可待因临床用途主要镇咳和止痛,常作为复方成分用于止痛药、咳嗽药,和感冒药(也是用于止咳)。

也就是说,「含可待因的感冒药」是不是包括通常说的止咳药?

比如,题主列举的几种药品,「双氢可待因片、复方可待因溶液、可待因桔梗片、复方甘草合剂、强力枇杷露」中,「双氢可待因片」是一种止痛药,其他几种都属于通常的「止咳药」,并不含感冒药通常含有的抗过敏药、对乙醯氨基酚和布洛芬等消炎退烧成分,因此,并非通常意义的感冒药。

这一点,有待CFDA做出澄清。

CFDA为何连续对含可待因药品下手——可待因,何许人也?

如题图所示,可待因属于鸦片类药品,是继吗啡之后于1832年第二个被从鸦片中分离的有效成分。

后来,鸦片类药物被列为受管制的毒品,海洛因完全被禁用,吗啡被严格限制使用的情况下,可待因被认为是阿片类药物中「最不易上瘾、最安全的」的品种,一直被世界各国广泛用作止痛药和止咳药。

尤其是作为处方止咳糖浆的主要止咳成分,被认为是评价止咳效果的「金标准」。

可待因可导致致死性唿吸抑制

但是,近年来发现,人体对可待因的代谢存在很大个体差异,有一些个体在使用通常剂量时也会发生严重唿吸抑制,甚至死亡。

可待因具有难以戒除的成瘾性,含可待因药品成为了「新型」毒品

同时发现,一度被认为成瘾性差的可待因,一旦成瘾,更难戒除。

而且,由于其广泛作为药用,市场上容易获得,因而成为了一种异常普遍的街头毒品成分,比如,广泛流行的「新型毒品」「Sizzurp」或称「purple drank」,主要成分就是可待因。

国内,含可待因的毒品也一直有流行。

很多患者,甚至会因为服用含可待因的药品而成瘾,而含有可待因的止咳药水,比如,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液,直接被作为「毒品」在地下流行。

此前,媒体和监管机构曾多次曝光和关注含可待因止咳药被用作毒品的问题。

可待因并不止咳?

近十数年来的临床对照研究发现,临床常用的包括右美沙芬、抗组胺药等非处方类止咳药并没有超出安慰剂的止咳作用,反而对儿童存在一定健康威胁。

因此,FDA提议6岁以下儿童禁用这类药物。虽然该议案未被通过,但是FDA、AAP(美国儿科学会)等权威机构仍坚持建议6岁以下儿童禁用此类药物。

更为重要的是,一些临床对照研究也发现,长期作为止咳药「金标准」来衡量其他止咳药效果的可待因,同样没有显示出超出安慰剂的止咳效应,其止咳效果与「蜂蜜水」差不多。

加之其在儿童潜在的致死性唿吸抑制威胁,和成瘾性,早几年年,FDA就已经修订了可待因作为儿童止疼药和止咳药的说明,严格限制其使用。

出于同样的理由,CFDA才连续对含可待因药品下手,严格限制其使用,尤其是唿吸功能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儿童的使用。

我们知道,感冒是一种自限性疾病,而咳嗽是人体的防御性机制,感冒药里加入止咳药原本就没有作用也没有必要,属于药物滥用,遑论具有潜在致命性威胁和成瘾性的鸦片类药物可待因。

因而,在儿童禁用一切含可待因的感冒药,只不过是对可待因滥用的拨乱反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