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 05, 2021

为在异国他乡救死扶伤的乐山援非医生们点赞!

清晨5点多莫桑比克的天空,是他醒来工作的号角。清晨6点多就挤满人的医院,是他每天“战斗”的地方。

他叫高霖,乐山市中医医院骨科主治医师。2016年,当医院下达通知时,他主动申请到非洲莫桑比克马普托中心医院开展两年的援外医疗工作。

物资匮乏缺医少药,他的工作繁忙又无奈

2018年4月9日,周一。凌晨4点多,莫桑比克的天空便亮了。“这里和国内有6小时的时差,天亮得早也黑得早,我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床,6点多出门去医院,7点开始上班。”当天北京时间下午两点,正是莫桑比克时间上午8点,刚在医院查完房的高霖通过网络接受了专访,“这会有空,11点开始门诊。”

高霖说,由于莫桑比克人口多、医疗基础设施落后,援外医疗工作相对繁忙。他周一主要是门诊工作,周二、周三及周五为手术日,其余时间参加病房的查房及值班工作。此外,他也常常利用节假日为在莫华人商会、孔子学院及中资公司成员义诊。

“在这里,门诊要事先预约、排号。每天早晨6点半,我到达医院门诊大厅时,排队预约、取号的患者已经人山人海,挤满了大厅。”援非一年多,高霖时常感觉很无奈。他说,由于物资匮乏、缺医少药,医院里大部分的骨折手术都是陈旧性的,有的甚至已经畸形愈合了,原本简单的骨折手术最终变成了创伤大的矫形手术,“这样一来,不仅增加了医生的工作难度,也增加了患者的痛苦。”

生活充满艰辛和危险,怀念在绿心公园跑步时光

时光倒流,2016年12月6日,高霖和援外医疗队共12人(来自四川不同市级医疗单位)抵达了位于非洲东南部的莫桑比克。他们的工作地点是马普托中心医院,这是莫桑比克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国立综合医院。用高霖的话说,这家医院的地位就像中国的协和医院、四川的华西医院。

高霖说,当地治安环境不是很好,盗窃、抢劫及伤人事件时有发生。“这一年多来,我们医治过一些因遇抢劫被打伤致残的患者,我们医疗队也发生过两起队员外出跑步被持刀抢劫的事情,此后,我们工作之余都待在宿舍,不敢外出散步、跑步。”高霖说,他工作之余几乎没有娱乐生活,活动范围是医院、宿舍两点一线,“真怀念在乐山绿心公园跑步的时光。”

高霖说,由于当地人很少吃猪肉,他们吃的猪肉得靠进口,所以价格贵且常常缺货,蔬菜以洋葱、土豆为主。

采访当天,高霖抓紧时间洗了个澡,“这里常年都是三十几摄氏度的高温,经常停水,所以我要抓紧时间洗澡,也许下班后又没水了。”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深感国好、家好

“爸爸,你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非洲?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不好吗?”去年春节,高霖回家短暂地陪了陪家人,离别前,7岁多的儿子拉着他的手这样问道。

高霖告诉儿子:“因为非洲也有很多小朋友需要爸爸的帮助。”“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还有很多支持的力量。”高霖告诉记者,他很感谢医院各级领导、同仁对他在援外期间的关心和帮助,也十分感谢家人的默默付出和支持,“我爱人也是医生,平时工作很忙,还要照顾儿子和家里,加上我此前在成都培训了9个月,这些时间里,家里负担全都落在了她身上。”采访中,高霖多次表示,他最亏欠的是家人。

如今,一年多的援非工作让高霖重新认识了生活和生命。“这不仅是一份救死扶伤的工作,还需要长期独处,耐得住寂寞。”他说,工作之余没有娱乐生活,静下来思考的时间多了,对生命和生活有了新的认识,深感国好、家好。

来源:无限乐山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