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 04, 2021

世界第三大健康杀手——帕金森,你了解多少?

本文系生物谷整理,欢迎个人分享,转载须授权!

今天是第20个世界帕金森日,主题是综合治疗、品质生活。

作为仅次于目前仅次肿瘤、心脑血管病严重威胁老年人群健康的第三大杀手,帕金森在中国的形势日益严峻,据悉,全球450多万患者中有220多万在中国,世界卫生组织专家预测,中国2030年的帕金森病患者将达到500万;而目前,帕金森患者正趋于年轻化。

下面生物谷小编将为大家带来一些关于帕金森的最新进展。

诊断篇

由于帕金森病起病隐蔽,患者出现症状后的就诊时间平均会延迟6.73个月,如何早点发现确诊一直是科学家们孜孜以求解决的问题。

Movement Disord:颌下腺活检有助于早期诊断帕金森病

帕金森病主要表现于老年人,但仅有4%的患者于50岁之前确定诊断。 男性患该病的几率是女性的1.5倍。患者主要表现为退行性神经紊乱,患者的运动、睡觉、散步、平衡感、血压和嗅觉等都发生改变。该病不能治愈,但有药物可以缓解该病的表现。该病的首发和典型表现是一侧肢体的不自主颤动感(形似搓药丸或数钱),进而表现为运动强度和速度出现改变并逐步恶化。

研究人员试图通过“经皮颌下腺活检”获取正确信息。科学家们正在寻找一种可预示帕金森病早期的细胞内蛋白质。他们试图通过唾液腺活检来测试。在既往测试中,他们发现,唾液腺活检可以检测到9/12帕金森病晚期患者(存在的异常蛋白质),这项新的研究涉及25名患有帕金森病(病史<5年)的患者和10位健康民众。

神经科专家Thomas Beach指出,这个测试将提供一个更准确的诊断方法。这一发现目前应用于临床试验,一些病人参与帕金森病临床试验但不一定患有帕金森病,这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梅奥诊所的神经学教授Charles Adler认为,使用颌下腺活检诊断患者是否处于帕金森病早期对很多人大有裨益。

原始出处:Saliva may provide early test for Parkinson’s disease,MNT,5,Feb,2016

Charles H. Adler et al.Peripheral synucleinopathy in early Parkinson’s disease: submandibular gland needle biopsy findings,Movement Disorders, 1 Feb,2016

治疗篇

帕金森的治疗方法大多是以药物治疗为主,并辅之以手术和康复治疗,在这里,小编与大家探讨一下治疗帕金森药物。

Acadia帕金森药物Nuplazid获得FDA专家委员会肯定,有望获批

Acadia制药是一家专注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制药公司,近日,美国监管方面收获好消息,其帕金森药物Nuplazid获得专家委员会支持(12:2),有望在美国获批,专家咨询委员会认为其在帕金森治疗方面的效果大于风险,预计将有可能在今年的5月1日得到FDA的最终审批结果。

就在这次投票前,FDA发布了一份简报,质疑Nuplazid在帕金森病的治疗方面是否具有临床意义。特别是FDA要求Acadia采取帕金森病阳性症状评定量表(SAPS-PD)来评估新的临床试验结果,这是此前审批过程中没有的,总体来说,专家组一致认为Nuplazid的治疗效果有限,但是仍具有积极的临床意义,与不断调整常规用药剂量来控制不自主震颤的症状相比,Nuplazid至少起到了治疗效果,因为通常医生会使用多巴胺受体激动剂来缓解帕金森患者的症状,但极有可能引起其它精神症状,而这类用药的剂量极难把握。一些非典型的安定类药物通常用于病情严重的帕金森患者,但是与Nuplazid不同的是,这类药物会加剧不自主震颤的风险。

有分析师估计,Acadia如果在多种适应症中获批,有望达到10亿美元的销售峰值。

原始出处:Nuplazid backed by FDA panel as first-ever Parkinson’s psychosis drug

降胆固醇药物辛伐他汀可以治疗帕金森疾病吗?

近日,来自普利茅斯大学的科学家在临床试验中利用降胆固醇药物辛伐他汀来对帕金森患者进行治疗,旨在阐述辛伐他汀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帕金森疗法。研究者Camille Carroll表示,目前我们很希望可以找到已经在临床中使用证明安全的药物来用于治疗帕金森疾病,而且在治疗40岁以上帕金森患者中几乎没有新型的创新性疗法,目前英国有超过12.7万的帕金森患者,而本项临床试验的结果或将会寻找到一系列药物,或开发出新型高效的疗法来治疗帕金森患者。

研究者Camille Carroll表示,目前我们很希望可以找到已经在临床中使用证明安全的药物来用于治疗帕金森疾病,而且在治疗40岁以上帕金森患者中几乎没有新型的创新性疗法,目前英国有超过12.7万的帕金森患者,而本项临床试验的结果或将会寻找到一系列药物,或开发出新型高效的疗法来治疗帕金森患者。

Jon Moulton博士说道,Moulton Charitable基金会很高兴资助这项多发性硬化症的试验,而且我们也希望看到积极性的研究成果;帕金森疾病是一种影响机体运动和讲话的进行性的神经变性疾病,目前并没有有效的疗法,而且研究者并不清楚为何个体会患帕金森疾病。

原始出处:Could a cholesterol-lowering drug be a potential treatment for Parkinson’s?

JAMA Neurol:抗精神病药物会加大帕金森患者死亡风险

近期发表在JAMA Neurology的研究称,对帕金森患者常用的抗精神病药可能会造成额外伤害,不良影响包括:降低警觉性、更高的糖尿病和心脏病的风险、低血压,长期而言还会导致类似帕金森的运动障碍,研究表明,高达60%的帕金森患者有精神病,80%的患者有痴呆,FDA也指出了抗精神病药物对痴呆患者的风险。

为了进一步调查,Weintraub博士和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密歇根大学医学院以及费城,安阿伯市退伍军人事务部(VA)医学中心的研究者对退伍军人事务部数据库中约15000名患者进行了分析。在1999-2010年期间,有7877名使用了抗精神病药物的帕金森患者,按年龄、种族、性别、诊断年份和有无痴呆匹配没有使用过抗精神病药物的对照组。

研究数据显示,使用了抗精神病药物的帕金森患者,在开始用药后的180天内,死亡风险是未使用者的2.35倍!使用奎硫平的患者,风险为2.16倍;使用利培酮的患者,风险为2.46倍;使用奥氮平的患者,风险为2.79倍;使用氟哌啶醇的患者,风险为5.08倍,整体上,一代抗精神病药物(如氟哌啶醇)会比新近开发的抗精神病药物(如利培酮和喹硫平)风险高出50%。

虽然当前对这一联系背后潜在的机制仍不明确,不过Weintraub博士唿吁,对帕金森患者开具抗精神病药物之前能认真考虑。他建议通过其他方法如治疗与精神相关的其他医疗问题、减少多巴胺替代治疗剂量等进行患者的管理。

原始出处:Association of antipsychotic use with mortality risk in patients with Parkinson disease, Daniel Weintraub, JAMA Neurology, doi:10.1001/jamaneurol.2016.0031, published online 21 March 2016.

Antipsychotic drugs may be harmful for people with Parkinson’s.MNT.23 March 2016

研究篇

虽然目前治疗帕金森还没出现疗效非常显着的药物,但科学家们仍在努力,试图揭示帕金森发病机制,并由此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

中科院科学家在帕金森症领域取得新进展

最近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的袁增强等人在着名期刊 《Cell Death & Differentiation》杂志在线发表了题为“c-Abl-p38α signaling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MPTP-induced neuronal death”的研究报告,介绍了他们关于c-Abl-p38α信号在多巴胺神经元死亡中发挥重要作用研究成果。

在这项最新的研究中,袁增强实验室发现非受体酪氨酸激酶c-Abl在MPTP (1-甲基-4-苯基-1,2,3,6-四氢砒啶)诱导的多巴胺神经元死亡发挥重要作用。在MPTP处理小鼠纹状体及黑质致密部发现c-Abl显着被激活,神经元中特异性敲除c-Abl可以显着减少MPTP导致的多巴胺神经元死亡。注射c-Abl抑制剂STI571(甲磺酸伊马替尼)同样可以显着减少MPTP诱导的神经元死亡,并且显着改善小鼠运动协调能力。结合SILAC技术及生化方法,鉴定到在氧化压力下c-Abl主要激活了下游底物p38α。c-Abl特异性的酪氨酸磷酸化p38α Y182及Y323位点,促进p38α二聚体的形成进而激活p38α。p38α的抑制剂也能够显着抑制MPTP导致的多巴胺神经元的死亡及改善小鼠的运动协调能力。这项研究显示开发特异性的能够顺利通过血脑屏障的c-Abl或p38α抑制剂在预防或者治疗散发性帕金森氏病具有重要的应用前景。

帕金森症的主要临床特征是静止性震颤,运动迟缓和肌僵直,神经病理学特征是位于黑质致密部的多巴胺神经元的丢失及路易斯小体的形成。导致帕金森氏病因素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由基因突变导致的家族遗传性帕金森氏病;二是由于环境毒素及衰老过程中体内活性氧的累积导致的多巴胺能神经元死亡出现的散发性帕金森氏病。但是由基因突变导致的帕金森氏病只占少数部分,大多数的帕金森氏病患者都是散发性,因此研究氧化压力下多巴胺神经元死亡的分子作用机制及发现新的药物作用靶点具有重要意义。

原始出处:c-Abl-p38α signaling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MPTP-induced neuronal death

J Neurosci :用极度饥饿的方式可预防神经退行性变

减少一个人的卡路里摄入量可以预防神经退行性疾病,如帕金森病。但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直到现在仍然是个谜。莫纳什大学生物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Zane Andrews副教授发现这种热量可降低神经保护作用——开放该类药物发展可以在不用减少卡路里摄入的情况下可减缓或防止帕金森等疾病。该研究发表在《神经科学杂志》上。

Andrews发现在动物模型中通过减少卡路里摄入量,从而促进胃饥饿素生产——它是帕金森病不能发展的标志。通过比较产生胃饥饿素与不产胃饥饿素从而证实该结论是正确的。当热量摄入受到限制时,那些没有产生胃饥饿素的模型表现出更严重的帕金森病。根据Andrews称,饥饿激素不仅仅是一种“饥饿激素”。“当我们饥饿时,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告诉我们吃的信号。”他说。

“胃饥饿素还告诉我们去寻找食物,它在积极寻找食物可减少焦虑并触发记忆,这样我们才能记得我们最后发现食物的地方。它还可以防止退化过程并保持大脑健康。这是一个维持我们生命的非常重要的激素。”

Andrews和他的同事们研究还发现在大脑中胃饥饿素行为的分子机制——一种叫做腺苷酸活化蛋白激酶的蛋白质——促使胃饥饿素保护大脑中的多巴胺细胞防止退化,这是帕金森病的原因。“通过给予胃促生长素并触发激活多巴胺细胞中腺苷酸活化蛋白激酶我们才能够模拟热量限制的影响”,他说。

Andrews认为这一发现对防止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如阿尔茨海默氏症有帮助。“一旦这些神经退行性疾病首次出现,就有可能触发大脑误以为它是卡路里控制饮食,进而引发胃饥饿素的保护和预防效果。”重要的是已经有药物可以激活腺苷酸活化蛋白激酶, 在一项糖尿病患者的纵向(40年)研究中,发现二甲双胍也可防止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展。Andrews提供了新的证据表明,腺苷酸活化蛋白激酶途径可成为一种新的方法来预防神经退行性疾病

原始出处:Ghrelin-AMPK Signaling Mediates the Neuroprotective Effects of Calorie Restriction in Parkinson’s Disease(doi:10.1523/JNEUROSCI.4373-15.2016)

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陈彪曾经将帕金森总结为“三个多”:一是聪明人得的多,二是中国人得的多,三是症状非常多。从着名作家巴金、数学家陈景润到美国前总统杜鲁门、教皇保罗二世等众多名人都得过帕金森病,原因很可能和过度用脑有关。陈彪戏称为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得这病。

相信很多同学会有这种感觉

那我得这病的几率岂不是很大!

小编温馨提示大家用脑不要过度,劳逸结合才能健康生活哦!

注:欧洲帕金森病联合会从1997年开始,将每年的4月11日定为“世界帕金森病日”以此纪念最早描述这种疾病的英国内科医生詹姆斯·帕金森博士,这天是他的生日

生物医药一站式平台,请下载生物谷AP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